胡恪恭:战斗在武当山区的日子

来源:    时间:2021-06-10 09:06:48    阅读数:

1946年6月26日,我随中原部队一纵三旅在旅长刘昌毅、政委张力雄的指挥下,从河南光山县浒湾出发,突破敌人重围,打过平汉铁路,抢渡汉水,7月胜利到达鄂西北。8月27日,与江汉军区在房县上龛胜利会师,9月开始创建鄂西北根据地,并成立了鄂西北党委。

三旅活动地区成立了第三地委(武当地委)、第三军分区(以十五旅四十三团和三旅九团为基干部队),还决定将一部分主力部队分散下去活动,创建县、区、乡革命政权。9月,均郧房中心县委(驻大川)成立,由三旅副政委、行署专员王良同志任中心县委书记,我任中心县委委员兼县长。中心县委拟设均郧房、均郧两个县委。其中均郧房县委辖区是房县城以北,老白公路以南地区(又称武当山区),以茅塔河为中心向房城活动;均郧县委辖区是汉水以南,老白公路以北的郧县、均县地区。三旅九团给两个县各一个连的兵力建立县总队(九团三连组成了均郧房县总队),开展游击战争,打击敌人地方武装,分散敌军,配合主力打运动战,宣传发动群众,支援革命战争,创建县区乡政权。敌人发现我军停止西进,便开始分割和清剿,战斗频繁,联络困难,中心县委难以实现对所属县的领导。10月初撤销中心县委。王良率领一部到茅塔东沟建立均郧房县委,朱正传任县委书记,我任县委副书记兼县长、县总队长,九团一营副营长吴新岳任县委委员兼县总队副队长。

朱正传同志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民运专家,善于发动群众、组织群众,即是一名出色的指挥员又是一名英勇的战斗员,他团结县委一班人,广泛发动群众,披荆斩棘,从而迅速创建了以东沟为中心的武当山区革命根据地。

我均郧房县委县政府设在茅塔河东沟保长周八爷家里。红三军曾在茅塔河一带活动过,红三军走后,当地群众遭到残酷镇压。我们刚来时,群众不敢接近我们。这里没有搞过减租减息和土地改革,发动群众很困难,参军的人很少,党团、政权、民兵的组织建设难以开展。我军到达以后,在物质条件极其艰苦的情况下,严格遵守“三大纪律、八项注意”。经过坚苦的统战和群众工作,终于使群众知道:“中原部队是抗日有功的新四军和八路军,前身是工农红军,是穷人的队伍、是人民子弟兵。蒋介石为独呑胜利果实,勾结美帝挑起反共内战,部队是被迫自卫的”。明白了这些道理,群众逐渐接近我们、拥护我们,向政府交税纳粮,保护伤病员,送情报,缝棉衣,到蒋管区为我们采购物资。我们还在茅塔河成立了税务机关,向过往商人收取游击税。均郧房县委地处武当山区中心,是三分区大本营、后方保障基地。我们在茅塔河东沟设有野战医院、被服库等,安置过许多伤病员和女同志。突围时正值夏天,只穿单衣,又是无后方作战,一切补给都靠东沟群众。周八爷等一些保甲长,一面应付国民党,一面为我们工作。很快建立了茅塔河区、白浪区、官山区三个区,每区建立了2-3个乡。1946年12月,敌人对均郧房地区疯狂地大举清剿,有的部队与上级失去联系。我们先后收容了九团二连和八连各一部,连同我县原有的三连一部分,约100多人,开始在内线与敌人转圈圈,捉迷藏。由于敌人力量过大, 我们在内线实在难于坚持,就转到外线作战,离开均郧房地区,向南走,经过青峰、台口、金斗过荆山到欧店附近,遇到三分区政委张力雄率领的三旅七团一部(朱正传接受任务,提前返回均郧房)。张力雄对王良、周凯和我说,上级令我们返回均郧房地区,坚持游击战争。将100多人改编成均郧房独立营,吴新岳任营长,我兼指导员,分区副司令周凯、副政委随我部行动。我们遵令北返,忍饥挨饿、日夜兼程。12月26日上午到达青峰镇以北、八道河以西的松林沟朗峪河的一架山上宿营,不幸被敌四面包围,双方激战数小时,我方损失惨重。

在这次战斗中,我小腹被子弹打穿,腰部挨了一刺刀,失去了知觉,倒在地上。到黄昏时我苏醒过来,没有枪声了,见不到自己的同志了,也没有敌人了。寒风刺骨,滴水成冰,我伤口流出来的血也冻成了血块。从此,我与部队失去联系。被敌人搜捕捉住,一个敌人背我下山请赏时,我奋力从其身上挣脱,滚下悬崖,后被当地群众救助。